第393章 圣器,黑蛟圣杖

作者:我家兩只喵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ccwzzc.icu ,最快更新小弟個個是大佬最新章節!

    亓元子憋屈得胸口發悶,從茶色眼眸變成暗紅色,那是因為你原本的獸眸便是如此。可是從暗紅色變成金色……金色!那特么是傳說中神域的仙人們獨有的。

    他深吸一口氣,湊上前來,壓低了聲音問道:“你是不是從神域來的?譬如,為了考察修真界發展情況之類的。”

    蘇黎:“……你話本子看太多了?”

    亓元子:……

    他特么是在進行合理猜測好吧!

    “沙沙沙……”

    異響聲忽然響起,亓元子慫唧唧的朝著小姑娘靠了靠。

    只見黑暗中一朵朵紅色食人花慢慢挪過來,進入月光石散發的出來的微光中。十幾朵食人花在他們面前站定,模樣乖巧極了。

    亓元子嘴角一陣抽搐,媽蛋這個零階妖獸太奇葩了,竟然能揍得一群食人花乖乖為她所用,簡直太暴力了!

    腦海中浮現剛才得畫面,亓元子又抖了抖,不由得離她遠了點。

    蘇黎挑動起眉梢,“發現那東西了?”

    食人花們彎了又彎花骨朵。

    “帶路。”

    蘇黎掏出血株子,剛跳上去,亓元子就厚臉皮的跟了上來,老臉小成一朵盛開的花,咧咧嘴,嘿嘿笑道:“我們有協議的,你不能丟下我。”

    蘇黎原本沒打算將他丟下的,眼眸微微一瞇,毫不猶豫的抬腳將他踹了下去。

    “哎喲。”

    亓元子剛好砸在一朵食人花上,那是十幾株食人花張開血盆大口立刻哄搶上前。

    驀地,有什么東西禁錮住它們的身體,正是那熟悉的冰涼涼感覺。

    食人花們又恢復乖巧的模樣。

    清冷的聲音傳來:“帶上他一起走。”

    直到走出去很遠,亓元子都沒有反應過來,腦袋里暈暈乎乎的。他屁股下坐在一株食人花腦袋上,這種驚險又刺激的感覺相當微妙啊。

    隨著逐漸接近目標,蘇黎再次察覺到那森冷的氣息,眸底迅速掠過一絲詫異。

    才一天時間,那東西就如此厲害了,要是將它放出去還不得稱霸整個南承大陸?

    空氣中有濃濃的血腥味,還能聽到妖獸痛苦的叫喚聲。

    蘇黎看向亓元子,“你留在此地,要是沖上去變成肉干,我可不負責。”

    一道極淺極淡的銀色與暗紅色交織的光幕迅速向四周擴散開,血株子握在她手中,登時爆發出狂暴的能量,森然的劍氣四溢。

    “變強了,那就來大戰一場吧。”

    暗紅色的眼眸中滿是蔑笑,轉瞬間,白如雪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十丈開外。她雙手握著血株子,劈斬下去。

    “錚”的一聲撞擊聲,血株子砍在鎖鏈上。

    她向后退出幾步,輕盈的落至地面。

    “嘖!”蘇黎驚嘆出聲:“夠硬的嘛。”

    蛟龍權杖:……

    臥槽,不知為何有種不祥的預感!

    只見跟前的小姑娘嘴角勾唇,瑩白色指尖溢出道道流光,銀色與暗紅色交織的光幕覆蓋在劍身。

    冷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知道‘北風卷地白草折、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這句詩文嗎?”

    蛟龍權杖:……媽蛋,我就是個權杖,都沒時間學習,哪里會知道!

    血株子:……主人又在裝逼了,怎么破,好想看她裝逼翻車啊!

    小姑娘歪歪頭,一臉認真的說:“那是我的成名劍招:風折。”

    蛟龍權杖察覺到危險的氣息,龍頭中迸發出數道黑色鐵鏈,率先襲來。

    蘇黎腳尖用力點地,身體旋即騰至半空中,手腕翻轉勾出一道道漂亮的劍花。

    與此同時,空氣似乎靜止。

    不。

    準確的說是風停了!

    驀地,化作道道玄刃強勢襲來。

    血株子再一次劈斬在鐵鎖鏈上,“咔嚓咔嚓”聲陸續響起,鐵鏈斷裂成無數碎塊,“咚咚咚”砸在地面。

    蛟龍權杖:……怎么可能,它的鐵鏈哪怕是神力也無法斬斷,沒想到卻被一個小姑娘給全部弄碎了。

    不管它如何不敢置信,面前就只剩下那雙暗紅色的眼眸,冷傲睥睨!

    “住手。”

    就在血株子快要將蛟龍權杖劈成爛材的時,一道驚呼聲自身后傳來。

    蘇黎急忙收住劍,一腳將蛟龍權杖踩在腳下,謹防它溜走。

    自有意識還很危險的法器,也是相當狡猾的。

    亓元子急匆匆的跑上前,神情中滿是焦急,就怕小姑娘一個手快就將它弄成灰。

    “你認識這根破柴?”蘇黎微微瞇起眼眸。

    破柴蛟龍權杖:……我是神兵利器好吧,哪里破了?明明都快叼破天際了!

    血株子:……以后主人再叫它破劍,不會再生氣了,反正她眼中沒有不破的。哦,有的,只有那個溫潤俊美的青年。

    亓元子老臉一陣抽搐,不行,他得再緩緩,跟她說話遲早要被氣死。深吸了一口氣,他才說道:“此乃黑蛟圣杖,是十二品圣器。”

    “蛟一聽就不是什么好東西,還吸血,毀了吧。”蘇黎抬起血株子戳了戳那根權杖。

    黑蛟圣杖:……

    等等,我可以為自己辯駁一句嗎?

    對了,它沒有口,說不了話。

    真是扎身扎心!

    亓元子眼皮突突的跳,急忙道:“黑蛟生性殘暴,無主控制,圣杖才會變成這樣。原本,它應該是通體碧色的。只要感化煉制它,是難得的神兵利器。”

    蘇黎皺起眉,“你想要它?”

    亓元子只感覺自己喉間發澀,連連擺手,認真的說:“這東西是梟染的,既然她已經不在,應該交還給柯容子。”

    “梟染?”蘇黎眉頭皺得更緊,梟染還真的與傅北有關系。

    亓元子連忙解釋道:“不是你們看到那個女魔頭,是真的梟染。梟染實際上是半獸人,身體里有黑蛟的血脈。黑蛟圣杖里那頭黑蛟龍,是她的父親。”

    黑蛟圣杖震驚,它原來不是一根權杖,而是條黑龍,難怪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勁。但是,它什么記憶都沒有,唯獨聽到梟染二字,心頭忽然微微刺疼。

    很快,那刺疼就被身上的刺疼取代。

    那個小姑娘又在拿劍戳它,戳上癮了是吧?

    “圣器里的器靈是不是幻化出來?”她猶記得當年那條騰蛇圣鞭里的器靈騰蛇,能夠幻化出原形。

    “我看看。”亓元子走上前。

    蘇黎不甘不愿的收回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