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大是非

作者:鹿青崖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ccwzzc.icu ,最快更新歡喜農家科舉記最新章節!

    飄飛的綢緞和熱鬧的鑼鼓,一直被安丘人津津樂道。

    魏銘家的小院子蓋成了綠亭村獨一份兒的院子,如今已經不能被稱為院子,要叫做魏解元的府邸,每日登門的人絡繹不絕,魏銘家里就差辦起來流水席了!

    青州知府和安丘知縣都給魏銘嘉獎,真金白銀的嘉獎,不過魏銘既然準備參加明年春天的春闈,那么便以此為借口閉門謝客,安生在家準備。

    田氏差點把他供起來,小乙問崔稚,“是一天三炷香供起來嗎?”

    崔稚笑得前仰后合,“那你哥哥豈不是成仙了?”

    小乙說,“我娘說哥哥是文曲星下凡,肯定是神仙的!”

    小丫頭說得煞有介事,崔稚捏捏她的圓臉蛋,“那作為文曲星的妹妹,小乙認識幾個字了?”

    她這么一問,小乙麻溜跑走了,抱著墨寶花寶往三桃河邊玩去了,田氏直搖頭,“這丫頭就是坐不住,跟木子一點都不一樣!木子從小就能乖乖坐在板凳上一天!所以才能考得如今的出身!”

    崔稚還不曉得魏銘小時候的事,田氏說那會兒魏銘才五六歲,家里窮,他那時候就會編草鞋了,自己拾了草在家編草鞋,跟個大人似得,一編能編一天,不哭不鬧的。

    崔稚腦中不由浮現出一個瘦溜溜的小人,坐在矮矮的木墩子上,身邊堆了比他還高的草垛,在安靜坐著,一點一點地編著草鞋,從天亮編到天黑。

    “他確實是那安靜的性子。”崔稚嘆道。

    田氏說是呀,見崔稚若有所思,特特看了她一眼,也不擾她,自去忙碌去了。

    如今蘇玲一家三口都搬到了魏府,不過崔稚還是住在余公他老人家那里。姜家遲遲沒有消息,崔稚也樂得繼續裝下去,倒是青州府的孟府,不太平靜。

    彭久飛沒能跑成,被錦衣衛抓獲還一直反抗,鬧得人盡皆知,而彭久飛卷子辱罵朝廷一事也傳了開來,彭久飛的父親彭助也被錦衣衛帶走審查。

    大理寺卿孟月程和彭助同在張品張閣老麾下行動。

    張品是孟月程當年鄉試的座師,孟月程在他門下久已,不過孟家的二老太爺當年風光之時,又在張品之上,在二老太爺徹底隱在家中頤養天年之前,孟月程還是以二老太爺的意思為主。

    然而張品一路向上需要人來鞏固他的地位,彭助趁機得了張品的賞識,通政使一位,就是張品替他籌謀而來。

    有了通政使的彭助和大理寺卿的孟月程,張品如虎添翼,只等首輔致仕,他便可以做這內閣第一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彭久飛出事了,彭助出事了,父子雙雙進了錦衣衛的詔獄。污蔑卷子的案件實在令人驚心,實情不知如何,可彭久飛當初若是跑了,此事還真有些機會化險為夷,可彭久飛偏偏沒能逃掉,細究起來,竟然同孟中亭有些關系。

    孟月程甫一聽說,怒火攻心,立時書信兩封,一封寄到泰州孟中亭的父親孟月和處,怒斥他教子不嚴,另一封直接訓斥到了孟中亭臉上,直言孟家有個三長兩短,全是他害得!

    信一到青州,原本因著兒子中舉,身體康復起來的岳氏,再次倒在了病榻上。

    孟中亮和孟中亭跪在她身前,岳氏看著信又看看自己的兒子。

    孟中亭臉色煞白,而孟中亮在旁不停地說,“老六你可真是糊涂!他魏銘想邀功,你怎么不想想你是孟家人,跟彭家才是一體!現在好了,錦衣衛抓了彭家父子,大伯父惱到了咱們這房頭上,你被他訓斥,我和三哥兩個做兄長的,也沒好到哪去!糊涂!糊涂!大局為重你不懂嗎?!”

    孟中亭沒有反駁他,聽著他煩躁地把一切推到自己頭上,“現在連母親都被你氣病了,你可真行!”

    “咳!咳!”岳氏強撐著喊了孟中亮一聲,“我身子不好,同小六不相干,小四你先去吧,我跟他說兩句話。”

    做繼子的自然不如親子親近,孟中亮也不多說了,退了下去。

    他一走,孟中亭直接趴在了岳氏腿上,“娘!是兒子不孝,是兒子不孝!”

    岳氏抬手摸了他的腦袋,“娘說了,和你沒關系,娘都病了多久了,反反復復都是常事!”

    “可要是沒有這個事,娘怎么會病得這么重?!”孟中亭止不住濕了眼眶。

    岳氏卻叫了他,“亭兒,你跟娘說,若是再讓你選一次,放不放走那彭久飛?”

    放不放走?

    腦中突然回想起崔稚和魏銘的話,他看著岳氏床上那封大伯父訓斥責罵的信,一時不知如何作答。岳氏見了,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那彭久飛自作孽,不可活,要是娘在,娘也不讓你放了他。”

    孟中亭一怔,岳氏撐著最后一點力氣沖他笑笑,“你要有大是非,娘才能放心。”

    可是,不用顧忌族里嗎?

    他要問這一句,岳氏卻咳了起來,丫鬟來提醒,說夫人該吃藥了,孟中亭只要把話吞進了肚子里。他跪在岳氏窗前伺候湯藥,想著岳氏說得那句“大是非”,又回憶起魏銘的提點,再又想孟月程那封責罵的書信,他年幼的心中反反復復琢磨起來。

    他這一琢磨,已經到了十月里。

    岳氏的病情反反復復,孟月和問責的書信也到了,卻被岳氏團成了一個紙團,扔到了一邊,她說亭兒,“你要有自己的判斷。”

    崔稚聽說了,過來探望岳氏,岳氏勉強見了她一刻鐘,就撐不住了,孟中亭一刻都不敢離開,他跟崔稚道歉,“小七,我娘好了我才能出門。”

    崔稚連連道是,卻問孟中亭,“你在族里,是不是被責罵了?”

    孟中亭卻笑了笑,“小七,你當時勸我做的是對的,我娘也說,大是大非不能含糊。”

    這話從孟中亭口中說出,崔稚突然激動了一下,“是這么回事,就是這么回事!小六,你明白了真好!”

    突然被夸到,孟中亭還有些不好意思,他撓了頭,“小七,你和木哥都比我明白,我還得再好好琢磨琢磨。”

    崔稚連連道是,大松了口氣,她回到家中,跟魏銘提及了此事,不想魏銘卻皺了眉頭,“雖說道理不錯,只怕小六要吃些苦頭了。”

    崔稚一驚,“怎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