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 快刀斬亂麻(3)

作者:六月浩雪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超級黑科帝國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鉤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快穿之花式逆襲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戀上你看書網 www.ccwzzc.icu ,最快更新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節!

    富春聽了顧和平的這一通話,問道:“你說除了宅子跟鋪子,他有的我們都有。那你出錢給他娶媳婦,我跟富才呢?”

    顧和平早對他失望透頂了,說道:“你娘那兒還有兩百多兩銀子。這銀子當初說好了二十兩給你辦酒席,另外等分家的時候再給你六十兩銀子做安家費。剩下的錢留給富才娶媳婦的。”

    曾氏聽到這話,盯著他問道:“當家的,那我呢?兩個孩子成親把錢都花光了,我以后怎么辦?”

    顧和平將以往的事都說出來,這是不準備再留余地了。既撕破了臉,她只能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了。

    洛小荷嗤笑道:“你可是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若是他們敢不養你去衙門告他們。”

    富貴沒說話,反正他是絕對不會養曾氏的。自曾氏當初想算計他的親事以后,他就對曾氏沒有感情了。而且就曾氏這性子,要真到他家肯定會想辦法掏空他然后貼補自個的四個孩子。

    顧和平對曾氏知之甚深,說道:“你既有想法就說出來,只要合理且在我能力范圍之內我可以答應你。”

    曾氏想也不想就說道:“你手里的銀子全都給我,另外以后每年再給我十兩銀子供我花銷。”

    顧和平怔住了。

    洛小荷氣炸了,怒罵道:“你還要不要臉啊?剩下的那些銀子是爹補身子用的,你怎么有臉拿呢!”

    沒這錢他們夫妻也會好好奉養公爹,但她就是氣不過。而且要這次滿足她,以后還是尋著理由鬧的。

    曾氏說道:“你們當我不知道大伯母送了燕窩人參過來?有這些東西還要買什么東西補身子。”

    這錢她要不拿著,也得給顧富貴夫妻得了去。

    富貴說道:“爹傷了腿年歲又大,他出去也找不到差事做,哪來的錢給你花銷?”

    說是讓爹出,其實還不是想讓他出嘛!

    洛小荷也說道:“你有手有腳的完全養得活自己,憑什么讓公爹給你錢用?”

    曾氏不跟他們吵,她看向顧和平問道:“我就這兩個條件,當家的,你答不答應?”

    “我要不答應呢?”

    曾氏握緊拳頭道:“我是你媳婦,你養活我是天經地義的。”

    顧和平哦了一聲后,神色平靜地說道:“只要我們和離了,你就不是我媳婦了。”

    當年他就是覺得大伯母很厲害沒他也一樣能過得好,所以偏向了親娘跟袁氏傷了大伯母的心。最后證明大伯母是真心疼他,而親娘跟袁氏只為錢。所以,同樣的錯誤他不會再犯第二次。

    曾氏聽到這話臉色瞬間慘白。她之所以敢鬧是因為篤定顧和平會看在兩個兒子的份上會退讓,卻沒想到他竟起了和離的心思。

    洛小荷看到她這個樣子說不出的痛快。

    富春也沒想到顧和平會說出這樣的話:“爹,娘跟你十多年的夫妻,你就因為這點事竟想休了他?爹,你還有沒有良心?”

    顧和平心寒不一,他受了那么多的折磨在顧富春眼中竟只是一點小事。這一刻顧和平對他是徹底死心了:“曾氏,錢我是不會給你的。不過只要你答應富才的親事由我做主,他娶妻的一應花銷都我出。”

    顧富春他是不愿再管了,但小兒子富才卻很孝順,他不能讓曾氏毀了這個孩子。

    曾氏說道:“只要你將錢給我,這事可以讓你做主。”

    顧和平面無表情地說道:“錢是不可能給你的,你要再鬧我現在就寫了和離書。”

    “錢至少得分我一半,你要連這點錢都不給那誰都別想過安生日子。”

    反正已經撕破臉了,這次她一定得要到好處。再沒有比她更清楚沒錢的日子有多難熬。所以沒男人沒關系,但沒錢萬萬不行。

    顧和平一直都知道曾氏看重錢,卻沒想到她為了錢竟做到了這地步。

    富貴說道:“爹,你給她吧!”

    洛小荷急了,推了下他說道:“孩子他爹,你糊涂了啊!”

    富貴就讓這般說,自有他的考量:“銀子可以給你,不過你以后不許再上門了,不然拼著名聲不要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曾氏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然后又說道:“富才以后的親事由你做主,我不會插手。”

    洛小荷差點暴起。分走了一半的錢,然后還將小叔子這個包袱扔給公爹,這與她將所有的錢拿走有什么區別。

    顧和平聽到這話卻是笑了,只是這個笑容透著無盡的悲涼:“你覺得到現在我還會相信你嗎?”

    曾氏沒想到她會這般說:“我說了不會來打擾,自會說到做到。”

    顧和平說道:“除非你在和離書上簽字畫押,我才相信你。”

    “你放心,只要你以后不再上門呢歐騰這和離書只有我們在場的人知道。若你不遵守約定,我就將它公之于眾。”

    夫妻情分在曾氏諸多的算計之下已經消耗殆盡了。他之所以不和離也是顧及富才。要和離了他肯定會受到嘲諷與排擠的,另外以后親事也不好說。

    曾氏捏著拳頭,顫聲說道:“當家的,我們好歹做了十六年的夫妻,你一定要做的這般絕嗎?”

    顧和平說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惜不能如你所愿了。還是那句話,想要錢就在和離書上簽字畫押,不然就給我滾出去。”

    曾氏上躥下跳其實就是想將那筆錢拿到手,并不是真的與顧和平決裂的。可惜鬧到這地步已經不可挽回了。

    “我簽。”

    和離書上顧和平不僅讓曾氏簽字畫押,還要求讓富貴三兄弟也在上面簽字畫押當做是見證。

    將銀子給了曾氏,顧和平說道:“你以后好自為之吧!”

    走出這個房子曾氏回轉頭,眼淚不由地落了下來。一步錯,步步錯。若是當初沒將丈夫送去富貴那,夫妻之間也不會鬧到這般地步。

    顧和平也是心力交瘁,他將和離書交給富貴:“有這個東西在,她以后不敢再來鬧。”

    富貴說道:“爹,我不怕她的。”

    顧和平沉默了下說道:“將來的事誰說得準呢?這東西好好收著,等她百年后燒掉就是了。”

    “好了,你們出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小夫妻回到屋里,洛小荷拿著和離書如釋重負地說道:“有了這個,以后咱不用怕她來訛我們了。”

    “爹心里還不知道怎么難過呢!”

    洛小荷避開這個話題說道:“剛才公爹說那女人手里有兩百多兩銀子,他完全是高估了那女人。”

    “什么意思?”

    洛小荷說道:“她這幾年暗中貼補了前頭那兩個不少錢,能留下一半就不錯了。”

    “不可能,她一向將錢看得很重的。”

    想當初他爹一個月有四五兩的工錢,這足以讓他們隔三差五吃上一頓肉了。可這女人為了省錢天天給他們吃紅薯粥紅薯飯,再配上一個咸菜疙瘩,弄得他現在看到紅薯跟咸疙瘩就反胃,實在是吃傷了。

    洛小荷笑了下說道:“有什么不可能的。那兩個可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如今在鄉下受苦她心疼著呢!”

    富貴嘆了口氣說道:“她以前對我跟寶珠也不錯,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洛小荷說道:“你想想,她是什么時候變臉的?”

    “仔細想想。”

    富貴想了想后說道:“當初她想讓爹給齊磊買個小房子讓他就能在縣城立足,可爹沒同意。最后齊磊回了鄉下,好像從那以后她對我態度就不好了。”

    有些事是經不起推敲的,越想富貴頭腦越清醒:“她后來想將齊娟子嫁在縣城,可齊娟子長得不好看沒人看得上。后來有戶人家倒是松口了,但對方要求豐厚的陪嫁,這事爹?沒答應。后來她自己相中了鄉下小子,沒多久就嫁過去了。之后曾氏明理暗里唆使爹將我名下的鋪子田產拿出來平分。爹沒同意,之后兩人經常吵架,后來更想算計我的親事。”

    洛小荷說道:“好在公爹不糊涂從不聽她的話,這次也快刀斬亂麻將這事解決了。”

    公爹腦子清醒,為他們省了不少事。

    富貴冷聲說道:“真當我沒辦法,我之前是怕爹傷心才一而再而三地退讓。若是她再敢鬧我就收拾顧富春跟齊磊兄妹,我倒要看看是她兒女重要還是錢重要。”

    洛小荷笑了。

    富貴得了顧和平的吩咐去了顧府道歉了,他也沒為曾氏遮掩,將這事詳細地告訴給顧老夫人。

    顧嫻覺得被刷新了三觀,不可思議地說道:“為了兩百來兩銀子就同意跟你爹和離?”

    換成是她,就是給兩百萬兩銀子都不會和離。當然,她也干不出丟下受傷的丈夫不管的事來。

    富貴解釋道:“爹不準備拿去衙門登記,所以還不算和離。”

    顧老夫人卻是說道:“你爹年輕的時候糊涂,為了那兩個東西弄得差點流落街頭。好在現在腦子清醒了,知道誰好誰懷了。”

    不僅曾氏靠不住,她生的兩個兒子也未來靠得住。而富貴貼心又孝順,跟著他晚年不愁了。

    那兩個東西有一個可是他親娘,富貴強笑道:“這事讓爹大受打擊,話都不說了。”

    碰到這種事,沒幾個人能扛得住。

    顧老夫人說道:“富貴啊,你爹這般做都是為了你,你以后可要好好孝順他啊!若對他不好,我都饒不過你。”

    富貴忙道:“大祖母,我一定會讓爹安享晚年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