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紅鞋嗎

作者:落雪悠蓮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ccwzzc.icu ,最快更新雪顏謎傳最新章節!

    “肖宏邪,離國首富之豪,旗下生意遍布各地,這宏運客棧就是他名下宏運酒樓的一個分樓。”

    莫雪顏的思緒還處在呆滯中,離朔的聲音在耳邊緩緩響起了,她立刻回過了神,看著已經坐下的肖宏邪,點了頭。

    一看就是富豪,而且還是妥妥的一只紅公雞,不對,應該是金公雞,他這可是頂多少張紅雞公了啊!怕是驗鈔機都數不過來吧!就這一身的金子。

    “等等,男神,你剛才說這人叫什么名字?”

    莫雪顏看著肖宏邪扭頭看向了離朔,面容有了些許的扭曲,要笑不笑的,小紅鞋,她沒聽錯吧!應該是她聽錯了吧!

    一看莫雪顏這表情,離朔便知她是想到了什么搞笑之事,還是和肖宏邪有關,便又重復了一遍肖宏邪三個字,莫雪顏就猛然的低垂了頭捂了嘴,就怕自己憋不住的大笑出聲。

    居然真的是小紅鞋,我的天,這名字起的真絕。

    看著莫雪顏和離朔恍若無人的這么說他,肖宏邪可不干了,“我說雪公子,說我富商之豪,你這臉皮是不是也太厚了些,要是把你名下所有的產業全部算進去,你…”

    肖宏邪的聲音突然沒了,脖間一滴水漬流了下來,離朔甩了甩手,拿出手帕擦了中指上殘留的一滴茶水,“你還是這么的聒噪。”

    “唔唔唔…”肖宏邪唔唔了,憋屈的通紅了臉。

    莫雪顏的笑點也沒了,看著離朔瞇了小眼神,難道男神才是大富豪,隱形的大富豪。

    “看什么看,再看,我的東西也不會是你的。”離朔一瞪莫雪顏,起身離開了客棧,莫雪顏立刻對肖宏邪拜拜了一下,然后追了出去。

    男神居然有那么高的身價,比那個小紅鞋還富豪,那她找他幫忙,她的夢想之路豈不是可以少走好多的彎路,大不了她給他分紅嘛!

    看著跑出去的莫雪顏,肖宏邪微微一扭脖子,穴道解開了,摸了下巴,笑了,“原來不是個小兄弟啊!而是個小丫頭。”

    忽然,肖宏邪的眼睛一亮,嘴角咧開了,“等等,小丫頭,這不就是那恩人小丫頭嘛,只是多年沒見,張大了,那肉嘟嘟的臉蛋精致了,真是,沒想到興致上來閑逛了一下這藥月鎮的燈會,居然就讓我碰到了怎么找都找不到的小丫頭,緣分啊!

    春兒,去,查查這小丫頭是從什么地方來的,怎么會和那毒舌一起,雪言那毒舌,小丫頭怎么受得,不行,我得去看看,可不能讓他欺負了我的恩人小丫頭。”

    話落,肖宏邪兩步追了出去,他的春夏秋冬這四個婢女便無語的互看了一眼。

    “公子可真是,明知就斗不過雪公子,還是每每這樣。”冬兒是直接的搖了頭。

    “好了,別抱怨了,公子都要走遠了,你們三個跟上去吧!我去查公子交代的事。”

    春兒摸了下冬兒的頭,冬兒便吐了吐舌頭,和夏秋兩個婢女一起去追了她們的公子。

    莫雪顏和離朔與肖宏邪這兩撥人走離了,宏運客棧的其他客人才又開始低低議論了。

    沒想到他們一天之內居然見到了雪都的兩大富少,那深居簡出的雪公子居然出現了這小小的藥月鎮。

    這樣的話題,屢屢不絕。

    ……

    莫雪顏追出來后,看著離朔,賊兮兮的轉動著眼珠,兩根食指不自覺的點在了一起,一下又一下的。

    離朔走哪兒,莫雪顏就跟到哪兒,忽然,離朔繞進了一個小巷子,莫雪顏立刻跟了進去。

    走到末端,沒路了,面前是一堵三米左右高的土屋厚墻。

    離朔轉過了身,莫雪顏立刻就是手臂一展,兩腿一開,賊嘻嘻的笑道:“嘿嘿嘿嘿,男神,咱們打個商量唄。”

    “哦!”離朔意味一笑,一步步的逼近了莫雪顏,說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莫雪顏,你知不知道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來到這偏僻的小巷里,會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這個動作…”

    離朔的話停了下來,莫雪顏低頭一看,她這動作,好像有點強搶民男霸王硬上弓的意思,男神是想要表達這個意思嗎?

    離朔已經逼到了莫雪顏身前,莫雪顏立刻雙臂一環,后退了,“呵呵呵呵,男神,我就是開個玩笑,呵呵,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玩…笑…”離朔低低吐出這兩個字,忽然一把拉著莫雪顏抵在了一旁的土墻上。

    壁咚,又來,莫雪顏看著離朔咽了口水,今天這也沒犯病啊!男神這是正常著啊!

    ……

    小巷子外。

    墨筱和墨茜渾身冰冷的擋住要沖進去的肖宏邪。

    “我說你們兩個小墨墨,雪言把小丫頭騙進小巷里要做什么,我可是知道這里沒有出路的,雪言那個齷齪啊,禽獸啊!你們趕緊讓開,我要去解救小丫頭。”

    肖宏邪躍躍欲試的就要往進沖,要不是他的夏秋冬三個婢女一直拉著,他就已經沖上前了。

    “我說邪公子,我看是你思想齷齪禽獸吧!不然怎么就知道我們公子…”

    墨筱冷冷的無感一句,肖宏邪就故作的掩了面容,“小墨墨不可愛了,居然這么說我。”

    看著這樣的肖宏邪,夏秋冬三個婢女直接默契的同時撇過了頭,這不是他們的公子,這不是。

    見這三丫頭這般反應,肖宏邪輕嗯了一聲,金笛子敲上了三個婢女的頭。

    “笑,還偷笑,不趕緊想辦法,等著小丫頭被雪言那頭餓狼啃成渣啊!”

    “公子,你要我們怎么想辦法,你自己都打不過雪公子的侍從。”冬兒捂著額頭,弱弱的一句。

    肖宏邪又嗯嗯了兩聲,“誰說我打不過了,我只是憐香惜玉,冬兒你會不會說話。”

    話落,在冬兒的腦袋上就又是一金笛子。

    ……

    而小巷子里,莫雪顏雙手抵在離朔的身前,呵呵的笑道:“男…男神,咱有話好好說啊!這動手動腳的多不文明啊!咱們都是文明人,你看我多么文明是不,呵呵!呵呵!”

    “文明?”離朔忽然又一笑,猛的低了頭,臉幾乎都要貼在莫雪顏的臉上了,莫雪顏的呼吸就是猛然一緊,男神這是要干什么?

    “莫雪顏,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好了,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你這女人是不是一點防備心都沒有,我對于你來說可是個陌生人,你就什么都跟我說了,就不怕我賣了你。”

    這些話,離朔說的有些輕微的咬牙切齒,莫雪顏對他不設防,離朔該是高興的,可這也就說明,莫雪顏或許也會對別人不設防,就像月漣。

    莫雪顏微微一愣,突跳的心平靜了下來,男神這是怕她對人沒防備,在擔心她,啊!男神…嗯…

    見在這般情況下,莫雪顏居然還花癡了,離朔只感覺他是一圈打在了棉花上,三年來不再出現過的那種無力感再次出現了。

    “莫…雪…顏…”帶著濃烈咬牙的三個字,莫雪顏一個激靈,猛的抬起了頭,櫻唇便掃過了離朔的唇角,兩人就是同時一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