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難纏的對手

作者:半仙陳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超級無良學生官場局中局奪舍之停不下來女總裁的貼身高手女帝的大內總管

戀上你看書網 www.ccwzzc.icu ,最快更新我能看到資料欄最新章節!

    脆響之后,是個男人不斷的咳嗽聲。

    “咳咳……咳……咳咳……”

    陳言的手在半空僵了一秒,還是敲下去了。

    咚咚。

    “誰……咳咳……誰啊,等一下。”

    過了約半分鐘左右,腳步聲臨近。

    門開了,露出一張中年男人的臉。

    陳言第一眼就認出了他,用意念點開巛字圖標,并把資料欄拖拽到視野邊緣。

    劉文峰右手把門拉開,左手拿著紙杯喝水。

    他身后的辦公桌上,有一個裝滿煙頭的煙灰缸。

    說明被揪出來,讓他的心理壓力很大。

    除此之外,桌上還有一個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有三個的黃色窩窩頭。

    結合地板上碎掉的玻璃杯和液體,陳言得出結論。

    劉文峰剛才吃窩窩頭噎住了,找水過程中不小心把玻璃杯碰翻摔碎。

    害陳言虛驚一場,以為他遭遇不測。

    像那些電視劇里面,都是這么寫的。

    幕后黑手為了斬斷線索,不惜殺人滅口。

    要真是這樣,可就難辦了。

    陳言都沒有實驗過,遇到死人能否點開資料欄,空了得去試試。

    劉文峰把紙杯里的水咽下,干咳幾聲,恢復了過來:“什么事兒啊?”

    陳言任務完成,現在只管脫身:

    “我家浴室有點漏水,想問材料能不能便宜點?”

    “咳咳……”劉文峰嗆了兩口,打量起眼前的人:“缺口多大?”

    陳言比了一個手機大小:“大概……這么大。”

    見是十幾塊錢的小生意,劉文峰有些不太耐煩,抬手指向外面:

    “去門面上買吧,散裝沒有優惠。”

    “哦,好吧。”

    陳言沒有繼續糾纏,咳了兩聲,轉身離開。

    他戴著口罩帽子遮掩面容,稍微有些突兀。

    用咳嗽做掩護,可以將這身裝扮合理化,不引人猜忌。

    陳言穿過四位安保人員,返回門面。

    正所謂演戲演全套,在工作人員的介紹下,買了一瓶堵漏劑和小鏟子。

    用現金付款后,他提著商品走出文峰建材。

    陳言的計劃,考慮全面。

    戴著口罩帽子,很好的遮掩了面孔,避免被監控拍到全臉。

    要是用網銀支付,也許會被黑客根據支付記錄查到個人信息,所以改用現金。

    這樣一來,即便劉文峰后續得知暴露,也絕對追查不到他的頭上。

    當然,陳言從商務轎車里下來時,就已經暴露了身份。

    可那又如何?

    只要不留下線索,追查不到自己就行。

    陳言快步走到轎車前,拉開車門坐進后排。

    見到他手里提著的商品,羅文和羅武兩兄弟表情古怪。

    陳先生怎么回事,不是進去調查線索的嗎?

    這么快就出來了,多半失敗了。

    不僅如此,還倒貼買了點東西,這算什么?

    見兩人都盯著他,陳言用小鏟子敲了下皮椅的后背:

    “愣著干什么?開車回去了呀。”

    “那個……”

    “搞定了,走吧。”

    聽陳言說解決了,羅武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發動引擎的動作有些僵硬,透過鏡子看向后座:“你怎么做到的?”

    后座的羅文也望了過來,懷著同樣的疑惑。

    陳言眼眸微抬,語氣嚴肅:

    “羅老板花錢雇我,自然會給他一個交代。我想……應該不用向你們匯報吧?”

    大家都是替羅雨做事,這句話不無道理。

    羅武眉頭一沉,打著方向盤,沒有再問。

    陳言不用顧忌他們的感受,這種強硬的態度是很有必要的。

    大家頂多算合作的同僚,你開車,我辦事。

    彼此分工合作,關系要拎清楚。

    陳言跟他們兩兄弟,還沒熟絡到無話不談的地步。

    尤其是系統和全知搜索引擎,是絕不會透露半分的。

    有道是多說多錯。

    可不能因為一時的得意忘形露出破綻,破壞全盤的計劃。

    雖說鬧得有些不愉快,但并不影響雙方的合作關系。

    如今的方針,是能力能藏則藏,悶聲發大財。

    歷經了一系列的事情后,陳言變得愈發小心謹慎。

    前些天在混混面前‘催眠’,小露了一手。

    這種事做一次就可以了,不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做。

    容易暴露不說,還耗費稀缺的福報點。

    一路上,三個人都沒有說話。

    車外的景物朝后駛去,車內暖氣充足。

    陳言靠著車門假寐,看似睡著了,實際上是在翻閱資料欄。

    劉文峰,男,三十六歲。

    離異,育有一女,七歲……

    面對沒有價值的訊息,陳言直接把資料欄拉到最底部。

    他用意念全知搜索引擎,進行查詢。

    誰雇傭劉文峰,派人在菲斯酒吧藏東西?

    【李振。】

    陳言點開這個人的資料欄,上面有一些基礎訊息。

    李振,男,三十一歲。

    李氏春秋集團春秋連鎖酒店副總經理。

    身高一米六四……

    等等。

    陳言覺得企業名字有點眼熟,取出手機進行搜索。

    李氏春秋集團,蜀都李家的產業。

    由于某種不可告人的心思,陳言曾經搜索過。

    羅蕓的未婚夫,正是李家下任家主李俊彥。

    如此說來,整個事件都是由他一手操辦?

    還是說……是手下瞞著他,做了這一切?

    無論哪一種,對深陷旋渦的羅家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劉文峰跟李振達成了什么交易?

    【李振負責新春秋酒店的選址開發,可以把部分建材生意讓出來。作為回報,劉文峰需要幫他做一些臟活。】

    不對啊,如果只是為了利益,為什么軟硬不吃呢?

    劉文峰為何拒絕羅雨的收買?

    【他將自己的女兒主動交給李振看護,以表忠心。】

    賣女求榮?

    真是個瘋子!

    不多時,轎車停在一棟辦公大廈前。

    羅文保持著職業的微笑,臉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表情:“23樓,有預約。”

    陳言嗯了一聲,下車后仰頭看向天際。

    那高聳入云的大廈像是鋼鐵巨人,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收回視線,他進入大廳,告訴前臺小姐有預約。

    對方打電話確認后,領著他來到大廳左側,用卡刷開了專用電梯。

    陳言點頭致謝,摁下了23樓的按鈕。

    叮。

    電梯門開了。

    羅雨穿著正裝,在外面等待。

    通過羅文的電話匯報,他已經得知陳言用極短的事情獲得情報。

    如此高的效率,讓人嘆為觀止。

    “查得怎么樣了?”羅雨沒有客套,直切主題:“幕后主使是誰?”

    陳言迎上目光,眼神閃爍:“你真的做好準備了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